当前位置:旧历史 > 历史频道 > 事件话题 > 鄂西会战

鄂西会战资料

鄂西会战图片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力抗击了日军约5个师团兵力的进攻 。日军沿长江向上游进攻,第六战区及友邻部队夹击日军,歼灭敌军4000人。石牌作战也让日军见识到了国军18军坚韧的战斗意志,石牌发生了抗战史上最大规模的白刃战。

鄂西会战历史

鄂西会战简介:战略相持阶段日军一次失败的尝试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力抗击了日军约5个师团兵力的进攻[1。日军沿长江向上游进攻,第六战区及友邻部队夹击日军,歼灭敌军4000人

  中国第六战区代司令长官孙连仲(5月17日由司令长官陈诚接替)指挥4个集团军和长江上游江防军共14个军41个师,在空军一部配合下,先依托既设阵地逐次抗击日军,待敌进至渔洋关、石牌间聚歼。其主要部署是:第29集团军在湖南安乡至湖北公安(今南平镇)之线、第10集团军在公安至枝江(今枝城市)之线、江防军在宜都至宜昌西北石牌之线组织防御,第26集团军第75军和第33集团军第59、第77军防守石牌以北阵地策应作战。

  5月5日,日军针谷支队(相当2个营)、户田支队(相当2个营)、小柴支队(相当2个营)、独立混成第17旅团、第3师团分别从扁山岛(岳阳西南)至藕池口等地区向安乡、南县发起攻击。第29集团军与日军激战后向洞庭湖南转移。日军8日占安乡,9日占南县。随后,以一部兵力佯攻湖南澧县、德常,第3师团等主力向公安和街河方向攻击前进。

  12日夜,第13师团、野沟支队(相当于团)由董市西南强渡长江,分向西斋、街河方向进攻,与第3师团等部夹击松滋(今老城)、公安间守军。战至17日,第10集团军被迫向西转移。日军第3、第13师团等部遂从暖水街(石门北)、刘家场、茶元寺(松滋西)等地区出发,向宜昌以西进犯;22日,日军第39师团在云池(枝城以北)地区强渡长江后,向宜昌西南的偏岩方面急进。随即,野地支队(相当于团)由宜昌渡江向西进攻。至24日,日军先后攻占渔洋关、长阳等地。25日起,日军在飞机掩护下向江防军阵地发起猛攻。是日,蒋介石令江防各部队坚守石牌,以控制川东门户。27日,日军将宜昌附近的53艘船舶驶向汉口。江防军在石牌、曹家畈(宜昌西)、易家坝(宜昌西南)之线与日军激战,尤其第5、第18师为确保石牌要塞奋力血战,毙敌甚多。至29日,日军攻势受挫。

  此时,第六战区组织部队由长阳以西、五峰以东出击,第10集团军一部克复渔洋关,威胁日军退路。日军第11集团军遂决定回撤。第六战区各部队在空军积极支援下猛烈追击,不断尾击兜击日军,战至6月10日,日军共被歼3500余人后退回原驻地,会战结束。

... 鄂西会战爆发的历史原因:试图打通长江航道

  1943年2月,在武汉的日军第11军,在1941年冬长沙之战后已经有所变化。北野宪造的第4师团,已于1942年2月10日,调至菲律宾以增强本间雅晴的第14军,继续进攻巴丹半岛的美军;驻于岳阳的神田正种第6师团,在1942年的11月1日,被调至新不列岛腊包尔的今村均中将第8方面军,并于12月21日从上海出港;为了接替第6师团的防务,12月1日,将第13军驻上海的高品彪独立混成第17旅团被调至岳阳【注:《日军侵华战争》 P1852】。

  自1940年5月日军占领宜昌以来,由于长江和汉水之间三角地带的河阳、潜江、监利、新堤一带第五战区的第128师、第六战区的挺进第1、第2、第3纵队等由原江西地方部队和中共游击队编成的杂牌部队不断袭击11军由武汉经长江至岳阳,武汉经汉水至岳口、沙洋镇等地的水上运输,并攻击武汉附近的敌军据点,破坏其交通和打击其伪化活动【注:《日军侵华战争》 P1850】。使得武汉、宜昌间长江航道从未通航,日军运输受阻,在宜昌附近掠夺的各种物资无法东运供其作战。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日军船舶损失严重,运输兵员、军需品、物资原料的船舶严重不足。在中国战场上,内河航运船舶也越来越少;而且宜昌到岳阳段长江为中国军队控制,日军在攻占宜昌后掠夺的大量船舶又不能使用,仅停舶在宜昌附近的内河航运轮船就有53艘(空船总排水量约1万6

... 1943年鄂西会战惨象:国军伤兵无食物医药等死

  在1943年的鄂西会战中,有无数的中国伤兵因为没有食物和医药而只能等死。

  石牌村的冯学佑说,日军轰炸过后,粮仓起火了,大米都被烧焦了,国军没有吃的,就把烧焦的大米熬成粥,放点盐,搅拌了吃。

  驻扎在石牌村的是国军18军11师师部。18军是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赖以起家的部队,是嫡系中的嫡系,是国军最精锐的部队之一。18军11师都如此艰苦,其他的部队更可想而知。

  驻扎在宜昌市夷陵区黄花乡南边村的第75军预四师不是嫡系,他们的境况比18军更惨。

  南边村距离石牌村有30多公里,第75军和第18军都是参加鄂西会战的国军军队。

  如果不是2010年的那场大雨,预四师的故事会永远掩埋在民间,在时间的推移中渐渐消亡,此后,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一支艰苦卓绝的军队。

  苍天有眼,就在2010年夏季,正在修建的宜万公路旁边,一场大雨,冲出了3000尸骨。鄂西会战中的第75军预四师的悲壮故事被人们得知。

  宜万公路是宜昌通往重庆万州的一条公路,直到2010年年末尚未通车,而宜万铁路直到2010年才通车,所以,67年前的日军进攻重庆,除了走长江水路,再别无选择。

  预四师5000人,现在,我们能够知道的只是师长傅正模等少数几个人的姓名,其余的几千将士,已经融入了尘土中,他们像尘土一样默默无闻,不为后世的我们所知。

  易升泉是宜昌市夷陵区黄花乡南边村一个普通的农民。鄂西会战的时候,他家是财主,金鱼坪村周边几百亩土地都是他们家的。他家的大宅院做了预四师的野战医院。易升泉的父亲易顺仓亲眼看到了当初抗战士兵的惨状,易顺仓已经去世十年,但是他向儿子易升泉多次讲起了那时候战场的情景。

  金鱼坪村上了年纪的村民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的情景,他们看到预四师师长傅正模每次来到野战医院的时候,都牵着马,马上坐着或者爬着一名伤兵,有时候是两个伤兵。警卫员跟在后面。等到傅正模回去的时候,马鞍上又坐着伤愈归队的老兵。傅正模虽然有一匹战马,可是村子里的人都没有看见他坐过,有人好奇地问他,作为师长,咋能把马让给士兵乘坐,他说:“我师虽有5000人,但没有一个是多余的。”

  .........

  鄂西会战尚未结束,傅正模就被升为副军长。后来,他一直留在大陆,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68年去世。

  傅正模的儿子叫傅乐平,解放后一直在台湾。改革开放后,两岸可以互相走动,傅乐平来到了金鱼坪村,在当初野战医院外的乱坟堆边站立了很久,流着眼泪。

  那些坟堆是在一座山脚下,2010年夏天的一场大雨过后,这里被冲出了3000具尸骨。那些尸骨全是预四师的。

  预四师才开始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那时候,易升泉的奶奶还在,奶奶是预四师伤兵野战医院的见证人。奶奶说,当时国军死的人太多了,都来不及仔细掩埋。每天早晨,几个村民就拉着架子车,从野战医院里往外拉死尸,拉到村外山脚下的大坑里。铺一层死尸,洒一层土,再铺一层死尸,再洒一层土。就在村民们抬着死尸准备丢进大坑的时候,有的伤兵突然醒了,发出一声呻吟,或者眼睛睁开了,村民们又把他拉回野战医院。然而,第二天这个伤兵又死了,再拉过来掩埋。

  为什么会死这么多人?奶奶说,主要是没有食物,也没有医药,有的饿死,有的病死。

  有时候,随同傅正模来到野战医院的还有一个副官,易升泉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可能是忘记了他的名字,现在只知道他姓温,那时候的人们都叫他温副官。

  温副官第一次来到野战医院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野战医院的医生没法治愈,很多人都认为温副官没救了。易升泉的姑父说,让他试试。易升泉的姑父名叫周仁丰,是当地有名的中医。结果,周仁丰用土方子治好了温副官的病。温副官非常感激。

  ........

  易升泉清楚地记得父亲说过这么一件事情:

  有一次,温副官来到他们家,偷偷地问易顺仓:“家里还有没有吃的?”易顺仓问:“有啊,怎么了?”温副官说:“我一个老乡,在野战医院里,野战医院没有吃的,他快要饿死了。”易顺仓从厨房里拿了两个面饼,跟着温副官跑进了野战医院。野战医院里一间房屋的地上躺满了人,一个个面黄肌瘦,伤痕累累。温副官的老乡躺在最外面,等着被收尸的人拉走。温副官把面饼撕成长条,塞进老乡的嘴里,可惜老乡已经饿得没有任何力气,嘴巴不会动了,没有力气咀嚼了。温副官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很快地,温副官的这个老乡就死了。

  那时候国军预四师的将士们,在前线与日军殊死拼杀,只有受了重伤才会被抬到后方的野战医院。然而,野战医院缺少食物,又缺少医药,等待他们的还是死亡。

  2010年的一场大雨冲出了国军预四师的3000具尸骨,世人震惊。易升泉说,当时掩埋的尸骨远远超过3000具。解放初期,村里的放羊人上山放羊,就踩着这些尸骨攀爬,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抗战将士的尸骨,但是从来就没有人收殓,任阳光暴晒,风雨浸淋。文革初期,有人把抗战将士的尸骨架火焚烧,作为肥料,撒在田里。

  将温副官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中医周仁丰,命运和这些抗战将士一样悲惨。

... 鄂西会战日方的计划:控制长江水路向宜昌挺进

  作战目标

  (1)寻机歼灭第六战区主力。

  (2)短时控制宜昌至岳阳的长江水路,将在平善坝地区掠夺得近20000总吨位的各类大型船只约50艘,由宜昌下航,以弥补长江内军运船只的不足。

  (3)从洞庭湖以北的南县、安乡开始,然后在长江南岸与澧水之间,攻向以西的公安、松滋、暖水街、渔洋关、枝城、长阳、都镇湾,直至宜昌上游的平善坝、石牌沿江一带。其整个作战地区的直线长度约为200公里,宽度约为60公里。

  由于日军预计此次作战将会遭到国军的顽强抵抗,所以在兵力配属上特意为11军进行了加强。除了在战区附近的当阳第39师团,驻沙市的第13师团,在监利、石首、华容的第40师团两个联队(师团司令部仍位于咸宁),驻岳阳的独立混成第17旅团外,还动用了驻南昌的34师团(该师团其实也是属于第11军的序列内,可想当时的日军一个军的驻防面积有多大了吧。诸位也可以想象,日军的兵力是怎样的捉襟见肘了)。驻九江的第68师团,驻应山的第3师团,驻应城的第58师团一部和军直属的炮兵、工兵、陆空军第44战队。其作战规模远大于43年底所进行的常德会战。

  作战步骤计划

  由于上半年的攻势作战,第11军在付出了很小代价的情况下获得了一个很不错的局面,所以面对下面要进行的战斗横山勇认为依靠自己手中的重兵是完全可以达成任务的。但是在具体的部署上仍然对国军进行了战役欺骗。在战线的东端让部队南下,做出要攻击常德的态势,在第六战区调兵准备驰援的时候忽然挥兵西进,并且在对国军重兵集团的打击上为求稳固多采用合围的战术。

  其具体作战部署分三个步骤进行:

  第1阶段:从5月初开始,以1周时间,击溃第6战区的第29集团军,攻占洞庭湖以北的南县、安乡地区。

  第2阶段:从5月中旬开始将战场西移,以1周时间,沿长江南岸、澧水以北,击溃第6战区的第10集团军,攻占松滋及其以南的街河市、西斋、暖水街一线山区。

  第3阶段:从5月下旬开始,继续沿长江的南岸山区西进,击溃第6战区的江防军,攻占宜都、渔洋关、川心店、长阳、都镇湾,直至宜昌上游南津关对岸的平善坝和石牌附近。作战时间,预计为10天。

... 鄂西会战的时间和经过:依托石牌血战侵华日军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力抗击了日军约5个师团兵力的进攻。日军沿长江向上游进攻,第六战区及友邻部队夹击日军,歼灭敌军4000人

  参加第一期作战的日军各部从4月16日开始集中,至5月4日,分别在指定地点集中完毕,并完成作战准备。5月3日,第11军作战指挥所进到沙市。军主力方面各部队按预定计划在5月5日凌晨发起攻击【注:《昭和十七、十八年的中国派遣军(下)》P70】。

  1943年3月,日军第11军在“江北歼灭战”中占领华容、石首、弥陀寺等江南滩头阵地,第六战区反击无效,转为守势,后遵军事委员会的命令重新调整部署,东自洞庭湖西的万林河口,沿长江南岸向左至石牌要塞附近,再至江北,转向东北方向,由南津关经横店至宜城附近冯水,左右依托洞庭湖及汉水,正面凭持洞庭湖西的湖沼地带、长江及荆山山系的险峻地形,以石牌要塞为顶点,西向东南汉水下游,构成V字形阵地。这时,第六战区共辖第29、第10、第26、第33集团军,连同上游的江防军及其他警备部队等,共有11个军(30个师),3个挺进纵队及2个独立旅。军事委员会直属的第32军亦位于战区内。战区司令长官部位于恩施,孙连仲代理长官。第6战区将在洞庭湖以西一带的防御部队。上述防守部队在长江南岸的水网、湖荡地带,依靠诸多的河堤、高地,筑成步兵、炮兵的野战工事。在松滋以西的山区为保卫中央政府所在地重庆的东部门户,筑有较系统的防御阵地,其中部分为钢筋、水泥工事【注:《日军侵华战争》 P1877】。

  防守长江南岸阵地的部队是第29、第10集团军及江防军。它们分段防御的位置为:第29集团军防守万林河口至茅草街一线,第10集团军防守茅草街(不含)经百弓嘴、公安、松滋、枝江至宜都一线;江防军防守宜都以西茶店子、黄家坝至石牌一线。,第26、第33集团军则分守江北南津关至魏家岗(不含)和魏家岗至汉水转斗湾一线。第六战区的主要任务是屏蔽川东,保卫重庆。根据当面敌情,战区制订的作战方针是:“战区以巩固陪都之目的,应确保常德、恩施、巴东、兴山、歇马河(兴山东北约65公里)、南漳各要点,置兵力重点于江南各地。第一线兵团依纵深据点行韧强抵抗,消耗敌之战力,最后于郑家释(桃源以西约1}公里)、慈利(澄水上游)、五峰(渔阳关以西)、招徕河、株归、兴山之线以东,马良坪、安家集(南漳东南)、宜城之线以南山地,依第二线兵团之机动,与第一线兵团适时将深人之敌歼灭之【注:《抗日战史》 第六册P98】。

  1943年5月上旬,日军在江南滩头阵地的兵力逐渐增强,调动频繁。第六战区判断日军将有所行动,最大可能是:以一部兵力由沙打或松滋渡江南进,策应江、湖三角地带日军主力进攻沣县、常德。居此制订了作战指导方案,向所属各集团军提出如下任务:

  江防军应抽出一部,适时向聂家河〔宜都西南)方面进出,实施机动作战。

  第26集团军以主力向龙泉铺(宜昌东北约7公里)、双莲寺(当阳西南约6公里),第33集团军以4个师之兵力向当阳攻击,以策应江南方面主力之作战。【注:《抗日战史》 第六册P98~P101】

  第一阶段

  1943年5月5日拂晓,日军按预定计划开始行动:第3师团由藕池口附近向百弓嘴第10集团军第87军新23师阵地进攻;独立混成第17旅团由藕池口东向茅草街第29集团军第73军第15师阵地进攻;小柴支队由石首向团山寺第15师阵地进攻;户田支队由华容附近向三汊河第73军暂5师阵地进攻【注:《昭和十七、十八年的中国派遣军(下)》P67】。守军当即进行了坚强的抵抗,双方激战于碑湾、茅草街、徐家铺、团山寺、黄台山、等处。

  1943年5月6日晨,守军第77师与第15师协力反击,与日军激战于梅田湖、芝麻坪、三汊河、黄石嘴、八股头之线,反复争夺,血战竟日,第15师第45团团长陈涉藩、营长李亚安均在反击战斗中英勇牺牲。两日激战,第15师伤亡已达四分之三,第77师亦死伤逾半,形势严峻,安乡、南县已处于半被包围的危境。为了先行击灭从藕池口方面企图深入之敌,第六战区代长官孙连仲已按照预定的计划电令第29、第10集团军坚守和组织反击,同时电令江防军抽出第86军的第67师及第18军2个团策应第10、第29集团军的作战。但于6日21时接蒋介石指令:“1.查三峡要塞扼四川门户,为国军作战之枢轴,无论战况如何变化,应以充分兵力坚固守备。2.江防军不得向宜都下游使用。3.南县、津市、公安、松滋方面,应以现有兵力与敌周旋,并掩护产米区。4.特须注意保持重点于左翼松滋、宜都方面,以获得机动之自由。”孙连仲只得速告江防军,收回前令【注:《抗日战史》 第六册P111】。

... 鄂西会战敌我两军伤亡:艰苦激战后歼敌4000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力抗击了日军约5个师团兵力的进攻。日军沿长江向上游进攻,第六战区及友邻部队夹击日军,歼灭敌军4000人

  日军战报

  战后日军的战报中,声称会战期间日军共战死1025人,战伤3636人;被打死军马499匹,打伤280匹【注:《日军在支那方面之作战记录》一卷上册P149】。

  国军战报

  6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对外宣称日军被消灭25,830人【注:陈诚《八年抗战经过概要》】,自身伤亡仅1万多人,取得了空前的大捷。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更是热情洋溢的说:“敌第39师团、第13师团主力,及第3师团、第34师团、第58师团一部,均先后转用于宜昌西岸地区。敌酋第11军军长高木义人(系横山勇之误)亲至宜昌指挥,似有一举攻占我第一线要塞,威胁恩、巴之企图。我军早有周密之准备,我最高统帅并手令江防守备部队诸将领,明示石碑要塞乃中国之史达林格勒,为聚歼倭寇之惟一良机……当敌开始向我要塞外进攻时,我守备部队沉着应战,待敌陷入我之圈内,将其全部歼灭,故八斗冲、大小朱家坪、永安寺及北平山各地之战斗,屡次进犯之敌,均无一生还。敌第39师团主力及第34师团之一部,几全部被我消灭,而由偏岩窜占木桥之敌,亦被我消灭大半……所获战利品,亦堆积如丘……,此次进犯之敌,总兵力约达十万之众……其结果只赢得数万具尸体无言凯旋,战马无辜牺牲于战场者亦达三千余匹……”【注:何应钦《八年抗战之经过》P133】。

  战后,陈诚点名表扬军长方天,和师长胡涟,并拟升二人为任江防军副总司令和18军副军长【注:《总统府机要档案-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等呈鄂西会战行奖惩电》】。1943年参加鄂西战役中,七十四军经石门对湘北松滋县敌人侧背攻击,并截断敌人之交通,此次会战结束后,王耀武升任第二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仍兼七十四军军长[3] 。

  有一种说法是:到了1988年,台湾国防部、史政编译局突然改口,承认第6战区部队在这次会战中战死23550人,负伤18295人,失踪7270人,俘虏日军88人;日军死伤3500余人。其承认的阵亡数加失踪数正好等于日军点获的国军遗体数目。但据笔者查验,据台湾国防研究院编写的《抗日战史》第20章第188页对鄂西会战的描述来看,台湾国防研究院否认了上述说法,其坚称“敌军并未达成击毁我军战力之目的,反被国军予以重大消耗”,其称“我第六战区,自战争开始,即依照预定计划,作有部署之撤退,待到达石牌要塞,资邱南北线上,转移攻势。日军仓皇撤退,遗弃军资械无数,人马伤亡五千众,是则敌人击毁我军战力并未达成而反被消耗。”【注:台湾国防研究院《抗日战史》第20章P188】。另外,蒋纬国也否认了上述国军野战军被击破的说法,与台湾国防研究院的表态基本一致。这个“人马伤亡五千众”,台湾国方研究院也说了,是依据日军资料而来,且其并未公布国军战报。

  还有一种说法是:抗战时任第18军参谋长的赵秀昆在《从运用档案、回忆录想到的》一文中提到:“1943年5月……下旬,(日军)向长江南岸的18军防守的石碑要塞进攻。六战区尽其所有兵力增援18军,但未能阻止住日军攻势……蒋介石急令六战区留11师固守石碑要塞,其余均后撤到茅坪、野山关一线,组织新的抵抗。18军18师在撤退中发现日军已经趁夜全线撤走,向军长方天报告……”等等。但这种说法是在偷换概念,国军防守石牌的是第11师,不是18师。18师撤不撤,与坚守石牌的第11师没有任何关联。国军第11师一直坚守在石牌,坚持到最后没有撤退过,其他部队比如什么18师的,那是其他部队的事,他们的撤退与否不妨碍11师的坚守。

  1943年6月15日,6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向重庆拍发了一封密电:“……是役敌伤亡约3万,死尸累累可数,伤毙骡马3千余头……我伤亡自滨湖作战至鄂西会战约4万余人……”【注:《总统府机要档案-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呈作战情形电》】由此可以明显看出,出于宣传需要,事后军令部对外公布的战报缩小了伤亡数字。战后中宣部接待前线记者时,长官部虽表态能从三斗坪调2名俘虏与记者见面,但最后一名俘虏都没有拿出【注:总统府机要档案-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董显光呈外籍记者对鄂西会战映像报告】。

... 鄂西会战胜利的原因:准确判明了日军战略意图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力抗击了日军约5个师团兵力的进攻。日军沿长江向上游进攻,第六战区及友邻部队夹击日军,歼灭敌军4000人

  判断敌寇意图正确,不为其种种狡狯伎俩所迷惑,此其一。敌军开始窜犯之时,先侵据江北各要地,然后渡江而南,与我各军对峙。此时敌之企图,显系在打通汉宜之间的交通线,使我不虞有他。但我并不因此有所懈怠,予敌以可乘之机。其后敌再南犯安乡、南县,作即将进攻常德姿态,希图诱我堕入其佯攻圈套,但我亦不为所愚。敌至此始暴露其本来企图,转锋西上,会合宜昌西岸之敌夹击我以石牌要塞为轴心的江防军。敌军此种行为,不是“攻其不备”,而是“攻其所备”了;其终于招致挫败,不亦宜乎?

  贤明统帅,指示机宜,将士用命,此其二。战事紧急之际,委员长不断的通话指示,无不切合机宜,将士在统帅督励之下,士气百倍。

  军政合作,此其三。无论此次会战之前之后,政治上配合军事之处极多,如检举奸伪、运济粮弹、抬送伤兵、救护负伤官兵等,都有很大的贡献。尤其难得的是报告敌情。此次敌人行动,我们特别明了,很多都是民众自动报告的。民众如此深明大义,当然是行政方面组训民众有成的效果。

  友军协同良好,此其四。此次作战,五、九两战区及江防以外各集团军,皆能一致适时出击,牵制敌人,使本战区的主决战方面得到莫大的便利。又我空军及美空军的英勇协力,不特使敌军精神上大受威胁,其后方补给大受损害,对于鼓舞我军士气上,亦收效甚大。美空军指挥官格兰将军,且亲自飞抵恩施,与我当面协议陆空协同事项,尤属难能可贵。

... 鄂西会战对抗战的影响:提振士气获得外媒认可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力抗击了日军约5个师团兵力的进攻 。日军沿长江向上游进攻,第六战区及友邻部队夹击日军,歼灭敌军4000人[

  抗战六年,不可讳言,人心已相当疲惫。在鄂西胜利的前夕,一般人因不悉真相,对前方军事,自怀忧虑。且以生活压力,日感沉重,也会影响到一般的情绪。及鄂西捷报接连由前方传来,且战果丰硕,为近年所罕见,这在后方人心上,不啻下了一场透雨,爽快滋润,生意盎然。这是一大定力降落在抗战的大后方。这一股定力,使疲惫的人心得到兴奋。且人人都有良心,前方将士在艰辛中,给国家打了大胜仗,人们不但更加信仰统帅,也更加紧奋勉,知所努力。近来不大听见种种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谣言,就知道人们都增高了自信心。近来后方物价,由动荡而趋于平稳,也是打胜仗之效。这些都是人们看得见、觉得到的,至于无形中的影响,更不知道有多么大。

  如此称赞鄂西会战的胜利,我们太不敢当了。然由此也可以看出前后方关系之如何密切。前方固然需要后方之有力支持,以增强战力,后方也需要前方之杀敌致果,以振奋人心。

  美国新闻处华盛顿六月五日电:参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雷诺尔斯称:中国军队在鄂西之大捷,足以表现中国军事力量(作为攻势武器而论),乃联合国家制胜战略中不可或缺之部分。众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白姆鲁称:蒋委员长伟大领导下之中国民众,已再度阻遏日本之军事力量。美国人民对其中国战友此项重大胜利,自额手称庆云。

  中央社伦敦六月六日路透电:路透社远东观察家谓:日军最近在华所遭受显著而可耻之失败,乃中国于第六年对日作战期间一有意义之新页之开始。华军获得空军配合作战,可谓以此为第一次。日军十六万人拟溯江而上,直趋重庆,但此项企图,宣告粉碎,损失人员达三万余,并沿长江二百英里之全线溃退。……此次华军大捷,有三点至为明显:1.华军并非老朽陈腐者。2�日军虽被击败,但亦使中国消耗其一部物资;中国既与外界隔离,此项物资之补充,自感困难。3�证明华军获空军协助所能得到之成就,亦予未来莫大希望。

...

相关阅读
  • 鄂西会战对抗战的影响:提振士气获得外媒认可
    鄂西会战对抗战的影响:提振士气获得外媒认可
    2016-07-10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
  • 鄂西会战简介:战略相持阶段日军一次失败的尝试
    鄂西会战简介:战略相持阶段日军一次失败的尝试
    2016-07-10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
  • 1943年鄂西会战惨象:国军伤兵无食物医药等死
    1943年鄂西会战惨象:国军伤兵无食物医药等死
    2016-07-10
      在1943年的鄂西会战中,有无数的中国伤兵因为没有食物和医药而只能等死。  石牌村的冯学佑说,日军轰炸过后,粮仓起火了,大米都被烧焦了,国军没有吃的,就把烧焦的大米熬成粥,放点盐,搅拌了吃。  驻扎在石牌村的是国军18军11师师部。18军
  • 鄂西会战爆发的历史原因:试图打通长江航道
    鄂西会战爆发的历史原因:试图打通长江航道
    2016-07-10
      1943年2月,在武汉的日军第11军,在1941年冬长沙之战后已经有所变化。北野宪造的第4师团,已于1942年2月10日,调至菲律宾以增强本间雅晴的第14军,继续进攻巴丹半岛的美军;驻于岳阳的神田正种第6师团,在1942年的11月1日,被调至新不列岛腊包尔
  • 鄂西会战密闻:川军161师勇救抗日名将吉星文
    鄂西会战密闻:川军161师勇救抗日名将吉星文
    2016-07-10
    一九三九年三月,日军集结重兵,对我鄂西的五战区实施襄东作战。为了寻找前进阵地,敌十三师团开始从皂市对京山和钟祥进行攻击。先后与我川军二十九集团军一六一师和三十三集团军张自忠部发生战斗。二十九集团军自武汉会战后,即奉命以襄河(汉
  • 鄂西会战的时间和经过:依托石牌血战侵华日军
    鄂西会战的时间和经过:依托石牌血战侵华日军
    2016-07-10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
  • 鄂西会战日方的计划:控制长江水路向宜昌挺进
    鄂西会战日方的计划:控制长江水路向宜昌挺进
    2016-07-10
      作战目标  (1)寻机歼灭第六战区主力。  (2)短时控制宜昌至岳阳的长江水路,将在平善坝地区掠夺得近20000总吨位的各类大型船只约50艘,由宜昌下航,以弥补长江内军运船只的不足。  (3)从洞庭湖以北的南县、安乡开始,然后在长江南岸
  • 鄂西会战胜利的原因:准确判明了日军战略意图
    鄂西会战胜利的原因:准确判明了日军战略意图
    2016-07-10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
  • 鄂西会战敌我两军伤亡:艰苦激战后歼敌4000
    鄂西会战敌我两军伤亡:艰苦激战后歼敌4000
    2016-07-10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军,将掠获的大批船只下行。鄂西会战历时月余,第六战区以10个军的兵
  • 鄂西会战
    鄂西会战
    2015-10-23
    鄂西会战简介:战略相持阶段日军一次失败的尝试   鄂西会战是1943年夏季日本第十一军为打击中国第六战区部队进行的一次进攻战役,日本机动利用兵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重创中国军队第六战区的第29集团军,第10集团军和江防
Copyright © 2017 旧历史 www.wydian.cn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1084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