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旧历史 > 历史频道 > 事件话题 > 浙赣会战

浙赣会战资料

浙赣会战图片   浙赣会战,是1942年夏季,日军为摧毁中国在浙江前进机场,打击国军第三战区主力而发动的一场战争。主要由金华、兰溪地区战斗、衢州地区战斗、上饶、广丰地区战斗、浙赣路西段战斗、临川地区战斗、丽水、温州、松阳战斗、日军撤退时的追击战斗等组成。日军大本营决定摧毁浙赣两省中国军队机场,打通浙赣铁路,最后基本实现预定目标,曾经占领衢州机场,但遭到严重损失,第15师团师团长阵亡,日军战史记载伤亡1.7万人。此会战后,日军基本达到了“没收与破坏铁路设施和器材以及其他培养战力的各种军事、政治、经济设施和资材”、抢掠物资,并掳劫青壮年等“以战养战”的目的。

浙赣会战历史

浙赣会战简介:日军力主扫除浙赣两省飞机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两国共同对日作战。1942年4月18日,美军16架B-25型轰炸机从太平洋上的美军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横须贺、横滨、名古屋、神户等城市后,飞往位于我国浙江省的空军机场降落。日本本土第一次遭到美机轰炸,朝野震惊。为此,日军大本营于4月21日决定进行以摧毁浙赣两省飞机场为目标的浙赣作战。

  5月15日,浙赣路东段方面日军第13集团军分别由奉化、上虞等地,沿浙赣铁路及其两侧向西南实施进攻。第3战区第25集团军及第28军一部,在新昌、安华等地逐次抵抗后,以一部转入敌人后方游击,主力向金华、兰溪撤退。25日,日军向金华、兰溪攻击,中国守军以第79师固守金华,第63师固守兰溪,依托既设阵地,顽强抵抗,与日军形成对峙。27日,日军攻陷龙游,金华、兰溪守军愈显孤立,遂于28日放弃该地转移。中国军队在金、兰地区的防守作战,使日军遭受严重损失。日军第15师师长酒井直次中将被地雷炸得血肉横飞,日军哀叹:“现任师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首次。”

  6月3日,日军集结兵力向衢州发起进攻,守军第86军与优势日军浴血奋战4昼夜后,衢州失陷,守军向南突出重围。11日至14日,江山、玉山、广丰、上饶等地连续失守。7月1日,日军打通浙赣铁路,遂转取守势,大肆破坏机场,拆毁铁路,掠夺物资。

  在日军从东面的奉化、绍兴、余杭向西发起进攻后,西面驻南昌的日军于5月31日出犯,并于崇仁、宜黄一带与中国守军发生激战。6月12日以后,该敌主力转向浙赣线,在攻占鹰潭、贵溪后,7月1日与东路日军会师。7月28日,日军大本营令其中国派遣军停止浙赣作战,确保金华附近日军各部队于8月中旬撤出,浙赣会战遂告结束。

  此次会战,日军集中9个师以上的兵力参战,虽实现了预定目的,但也遭到严重损失,第15师师长毙命,据日军战史记载共伤亡1.7万人。

... 浙赣会战的发起原因:杜立特空袭东京后安全返回

  空袭东京,也称为杜立特空袭(Doolittle Raid),发生于1942年4月18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中的一次行动,也是二战期间美军对日本本土实施的首次空袭。杜立特空袭的实施,不仅是对日本违反国际战争准则不宣而战的一次报复,鼓舞了民心,提升了美军士气,为日后民众踊跃报名参军起到了一定的鼓舞和推动作用。空袭本身依然为处于抗战艰难期间的中国军民带来了希望,包括之后所有针对日本本土的空中打击从此有了更加响亮的称呼――“空袭东京”。

  行动中,航空母舰大黄蜂号向西游弋至西太平洋海域之后,16架来自陆军航空队的B-25B米切尔中型轰炸机从航母甲板上陆续起飞。16架轰炸机前去轰炸日本境内的军事目标,考虑到中型轰炸机无法在大黄蜂号航母上着舰,计划让轰炸机在轰炸结束之后继续向西飞往中国境内降落。

  此次突袭造成日本的损失其实微乎其微,却仍然大大提升了美国人的士气,并使日本军部当局在民众心目中的威信发生动摇,对当局是否有能力赢得对外战争的质疑之声此起彼伏。遭受打击之后,日本不得不从印度洋调回强大的航母编队,用以防卫本土。突袭也令日本帝国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死后追授为元帅)确信美军太平洋舰队依然具备打击力,“威胁一日不除,帝国一日不得安宁”,遂下定决心,集中力量攻击中途岛――中途岛战役。此一战,美国海军于太平洋中部之中途岛附近海域击毁赤城号、加贺号、苍龙号和飞龙号四艘航空母舰,重创日本帝国海军,成为双方海军力量对比的转折点。

  珍珠港遭袭之后,美军战场上连吃败仗。公众一片哗然,士气低落。1941年12月21日在白宫召开的参谋总长联席会议上,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向与会成员指示军队应尽快组织针对日本的报复性打击。

  打击采取空袭的模式,这一概念来自于负责反潜法案参谋次长的海军上校Francis Low。他曾经几番视察位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海军机场,发现那里的跑道涂上了航空母舰甲板上的图案,用作飞机着舰训练。1942年1月10日Francis Low向海军上将Ernest J. King汇报了这一发现,他认为只要加以训练,双引擎的陆基轰炸机能够从航母甲板上起飞。King表示同意,遂任命本已退役的空军中校杜立特负责策划方案并带领行动。杜立特退役之后,从事民用飞机事业,是当时著名的飞行员和航空工程师。

  执行空袭的轰炸机方面,要求至少能携带一枚重达2000磅(910公斤)的炸弹续航2400海里(4400公里),在当时所有的飞机中,最终选中了北美航空公司出产的B-25B米切尔轰炸机。军方也曾考虑过B-26Marauder,B-18 Bolo和B-23 Dragon三款轰炸机,但因各种理由未予使用。B-26起飞时的最短滑行距离超过了航母甲板,B-23的机翼宽度比B-25大了近一半,占地太大,若带上航母,不仅作战飞机数量要削减,更会撞上岛式塔楼。几番斟酌后,杜立特选择了B-18和B-25。但不久B-18也因机翼太宽被淘汰。[3]

  B-25属新款飞机,尚未用于作战,这也是杜立特所担心的一点。但之后B-25的测试显示了它足以满足此次空袭的要求。在杜立特首次汇报方案时,他的计划是空袭结束后,飞机可以飞往海参崴,这样航程就可缩短600海里(1000公里),依据租赁法案,着陆之后这些B-25可暂时移交给苏联,机组人员就可返回美国。为此白宫派专员前往苏联密谈,却无果而终。原因就在于苏联于1941年4月早已同日本签订了中立条约,斯大林不想拿同美军合作来得罪日本。白宫认为,即便苏联同意降落,机组人员也有被移交给日方的危险。因此降落苏联的方案遭到否决。

... 浙赣会战的时间和经过:第三战区节节抗击敌军

  九四二年五月十五日,日军以四个半师团的兵力,从奉化、余杭开始向我进攻。二十四日,日军到达武义、金华、孝顺、兰溪、建德等地区。这时,敌人判断我金、兰守军似已逐次撤退,无抵抗企图,决定向衢州猛烈追击,迫使我军决战。

  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针对敌人的凶猛攻势,对浙东几处要地的作战,采取了积极的对策,各部队对来犯之敌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五月二十七日,敌陷龙游,我金、兰守军愈形孤立。我第四十九军第二十六师向进犯金华之敌进行阻击后,二十八 日,我放弃兰溪,二十九日放弃金华,向北山转移。第二十 八军在富春江方面,第八十八军在义乌、苏溪镇等地进行游击战,对敌后方兵站、运输线进行袭扰破坏,予敌后勤运输线以沉重打击。

  第二十八军第一九二师沿新安江阻击敌人,坚守寿昌。第二十一军第一四六师在大小长山与敌进行激烈战斗。该师独立工兵第八营,在一个步兵营的掩护下,突进兰江东岸,设置障碍,埋设地雷群,破坏公路、铁路。五月二十八日上午,敌第十五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触雷毙命。

  五月二十九日,敌第十五师团沿铁路西进。三十日,敌第二十二、第十五师团及河野旅团集结于龙游及其以南地区。

  敌第三十二师团攻陷寿昌后,与敌第一一六师团之一部连结,进出于衢江北岸的峡口、杜泽、莲花镇一带。敌小�江旅团也向龙游移动。敌各部逐渐完成进攻衢州的准备。

  与此同时,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积极部署,充分备战。我第四十九军暂编第十三师在北界镇;第二十五军第四 十师在大洲镇、石室街附近;第七十四军在湖山镇、溪口街、黄坛口一带;第四十九军主力在衢州以西招贤镇附近;第八 十六军在衢州;第二十六军在衢州西北浮河村、芳村镇一带;第二十五军在寿昌以西夺大同镇、上方镇一带,准备包围歼灭进攻衢州之敌。我军按计划以衢州城为核心,吸引敌人,官兵们斗志高昂,摩拳擦掌,誓歼敌军,保卫国土。

  五月三十一日,从南昌方面东犯的敌第十一军一部,渡过抚河,向东南方向猛烈进攻,与进攻衢州之敌东西呼应,企图打通浙赣铁路线。

  军事委员会判定日军旨在破坏各国际机场,作有限的进攻。为了避免我主力部队作不必要的损耗,蓄积力量,待机捕捉战机,重创敌人,遂命令第三战区避免与敌在衢州附近决战。第三战区接到命令后,即变更部署,于六月三日令第八十六军仍继续守备衢州,吸引敌人;战区主力则撤离铁路正面至南侧山地,一部撤至北侧山地,准备在敌沿铁路突进时,出其不意,分断截击。

  我第八十六军(欠第七十九师)为获得战区重新部署的时间,力保衢州,与敌展开激烈的攻防战。在与优势之敌激战四天四夜后,于六日由南面突出重围。

  六月七日,敌陷衢州后,其第二十二、第十五、第三十 二师团继续西进,相续攻陷江山、玉山、广丰。十四日,敌陷上饶。

  在南昌方面,敌第十一军于五月三十一日沿浙赣路东犯,以配合敌第十三军的作战。敌第三十四、第三师团及今井、井平两个支队渡过抚河右岸。我守抚河的第七十五师及江西保安纵队,对由抚河东进之敌岩永支队节节抵抗。敌第三师团南下攻陷临川,敌第三十四师团由宜黄、崇仁南进。

  六月六日,军事委员会急令第九战区赶调第七十九军、第四军、第五十八军,先后投入攻击已陷临川之敌第三师团,以策应第三战区的作战。第三战区以第一百军会同第九战区友军会攻临川,日军不得不转用第三十四师团增援第三师团,抗击我各军,并向南攻陷丰城、南城,以减轻我对其第三师团右侧背的威胁。敌续与我各军转战于上述各地及宜黄、崇仁一带,后敌又转用第三十四师团于进贤、东乡、鹰潭等浙赣路东段与岩永支队联合向东进犯。敌平野支队与海军配合,在鄱阳湖东岸登陆,陷瑞洪,继续东进,相继攻陷进贤、东乡。

  六月十六日,敌陷鹰潭、贵溪。

... 浙赣会战的战略企图:摧毁美军可以利用的机场

  “穿梭式轰炸”

  1942年4月18日,由杜立特率领的美国特别飞行中队16架B25中型轰炸机从由第16特混舰队护航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后,飞至中国浙江的衢州等地机场降落。这次突然轰炸引起日本朝野和本土陆、海军的极大震惊,对该国的空防能力产生怀疑:16架轰炸机在无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居然能在大白天在日本的主要城市上空飞来飞去而1架都不被击落,开始感到本土已不安全。日本大本营为防止中、美空军利用中国浙江一带的机场对日本本土实施“穿梭式轰炸”,当日即决定摧毁中国浙赣线上的空军基地和前进机场。

  “准备浙江作战”

  1942年4月21日,日本大本营通知中国派遣军“准备浙江作战”。当时第13军已经下达了定于4月25日开始的第19号作战命令,因而“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俊六向杉山元建议:“目前19号作战已准备完毕,一旦中止,将造成统帅上的困难,仍望按原计划执行。”22日,杉山元答复说:“根据全面形势,必须立即摧毁浙江机场群。为此,立即中止第13军的第19号作战,迅速转入摧毁机场群作战。”4月30日,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第621号命令:“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应尽快开始作战,主要是击溃浙江省方面之敌,摧毁其主要航空基地,粉碎敌利用该地区轰炸帝国本土之企图。”使用兵力,“以第13军的主力和从第11军及华北方面军抽调的部分部队组成,以4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

  “浙赣作战”

  �俊六和第13军司令官泽田茂对大本营的作战企图及兵力部署颇有意见,认为破坏机场后再撤回来,很快即可修复利用,而且仅以击溃敌军为目的也太消极。于是决定改变作战目的及部署,增大使用兵力,扩大作战规模:“以歼灭第三战区之敌为主要目的,占领飞行基地为次要目的”,“以约8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以第13军使用58个大队“从杭州方面向东部第三战区进攻”,以第11军使用27个大队“攻击西部第三战区军,以策应第13军”(6月中旬华北方面又将2个大队增调给第13军,总计使用兵力达87个大队,约为大本营原定方案的两倍)。虽然派遣军没有足以固守预定占领区的兵力,但为了使该地区的机场群不再为中国空军使用,要固守新占领的金华地区,“并在该地附近部署部分打击兵力,以便随时可以发动新的进攻”;又由于“作战地区并不仅限于浙江省,远至江西省,甚至企图打通浙赣线,作战名称也从原定的‘浙江作战’改为‘浙赣作战’”。

... 浙赣会战敌我两军损失:三战区司令部被迫迁移

  浙赣会战,是1942年夏季,日军为摧毁中国在浙江前进机场,打击国军第三战区主力而发动的一场战争。主要由金华、兰溪地区战斗、衢州地区战斗、上饶、广丰地区战斗、浙赣路西段战斗、临川地区战斗、丽水、温州、松阳战斗、日军撤退时的追击战斗等组成。此会战后,日军基本达到了“没收与破坏铁路设施和器材以及其他培养战力的各种军事、政治、经济设施和资材”、抢掠物资,并掳劫青壮年等“以战养战”的目的。

  1942年4月18日,由杜立特率领的美国特别飞行中队16架B25中型轰炸机从由第16特混舰队护航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后,飞至中国浙江的衢州等地机场降落。这次突然轰炸引起日本朝野和本土陆、海军的极大震惊,对该国的空防能力产生怀疑:16架轰炸机在无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居然能在大白天在日本的主要城市上空飞来飞去而1架都不被击落,开始感到本土已不安全。日本大本营为防止中、美空军利用中国浙江一带的机场对日本本土实施“穿梭式轰炸”,当日即决定摧毁中国浙赣线上的空军基地和前进机场。

  1942年4月21日,日本大本营通知中国派遣军“准备浙江作战”。当时第13军已经下达了定于4月25日开始的第19号作战命令,因而“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俊六向杉山元建议:“目前19号作战已准备完毕,一旦中止,将造成统帅上的困难,仍望按原计划执行。”22日,杉山元答复说:“根据全面形势,必须立即摧毁浙江机场群。为此,立即中止第13军的第19号作战,迅速转入摧毁机场群作战。”4月30日,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第621号命令:“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应尽快开始作战,主要是击溃浙江省方面之敌,摧毁其主要航空基地,粉碎敌利用该地区轰炸帝国本土之企图。”使用兵力,“以第13军的主力和从第11军及华北方面军抽调的部分部队组成,以4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

  �俊六和第13军司令官泽田茂对大本营的作战企图及兵力部署颇有意见,认为破坏机场后再撤回来,很快即可修复利用,而且仅以击溃敌军为目的也太消极。于是决定改变作战目的及部署,增大使用兵力,扩大作战规模:“以歼灭第三战区之敌为主要目的,占领飞行基地为次要目的”,“以约8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以第13军使用58个大队“从杭州方面向东部第三战区进攻”,以第11军使用27个大队“攻击西部第三战区军,以策应第13军”(6月中旬华北方面又将2个大队增调给第13军,总计使用兵力达87个大队,约为大本营原定方案的两倍)。虽然派遣军没有足以固守预定占领区的兵力,但为了使该地区的机场群不再为中国空军使用,要固守新占领的金华地区,“并在该地附近部署部分打击兵力,以便随时可以发动新的进攻”;又由于“作战地区并不仅限于浙江省,远至江西省,甚至企图打通浙赣线,作战名称也从原定的‘浙江作战’改为‘浙赣作战’”。

  1942年9月4日,中日浙赣会战宣告结束。

  日军经过三个多月的作战,攻占了浙赣一带蕴藏大量战略物资的金华、武义、兰溪等地区,并掠夺了大量物资,破坏了浙江境内的机场。战役中,日军伤亡17148人(包括“生病”11812人),其中1名中将师团长被击毙。中国第三战区在战役中遭到巨大的人员、物资损失(日方称第三战区阵亡40188人,被俘10847人),作战地区的民众更是遭到沉重的遭难和损失。

... 浙赣会战失败的原因:依赖他国以致准备不足

  浙赣会战,是1942年夏季,日军为摧毁中国在浙江前进机场,打击国军第三战区主力而发动的一场战争。主要由金华、兰溪地区战斗、衢州地区战斗、上饶、广丰地区战斗、浙赣路西段战斗、临川地区战斗、丽水、温州、松阳战斗、日军撤退时的追击战斗等组成。日军大本营决定摧毁浙赣两省中国军队机场,打通浙赣铁路,最后基本实现预定目标,曾经占领衢州机场,但遭到严重损失,第15师团师团长阵亡,日军战史记载伤亡1.7万人 。此会战后,日军基本达到了“没收与破坏铁路设施和器材以及其他培养战力的各种军事、政治、经济设施和资材”、抢掠物资,并掳劫青壮年等“以战养战”的目的。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初,国民政府的决策者们认为依赖美国,胜利在望,曾一度表现积极,以攻势作战获得了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但在此次会战之前,太平洋战场上日军连连胜利而盟军则节节败退,特别是美、英的世界战略是“先欧后亚”,对国民政府的有效援助极为微少,因而蒋介石等人保存实力、坐观事态发展的消极抗战思想上升到主导地位。

  当发现日军第13军向浙江进攻时,蒋介石虽然加强了第三战区的防守兵力,准备在衢州地区再实施一次第三次长沙会战式的围歼反击战;但当第88军和暂9军在金华、兰溪地区坚决抗战而颇有伤亡时,为保存实力,蒋介石在战斗发展至紧急关头下达了避免衢州决战的命令,认为日军必如以前各次进攻一样,在到达目的地后即返回原防,因此采取了单纯的守势作战,事实上是放弃了浙赣路,将主力撤至福建仙霞岭、武夷山南北地区,没有采取攻势作战以歼灭、消耗日军的任何措施。结果适得其反:为保存实力而陷于被动挨打的不利境地,许多重要战略据点基本上是不战而被日军占领,部队大量伤亡多是在突围溃退时发生的。而且正是由于这种保存实力、消极避战的行为,才使日军能在浙赣路从容地占领2个多月,并抢掠物资,杀害人民;才使日军能在浙赣路畅通的条件下,日以继夜地向后方运送抢掠的物资。就连日军也说:“自6月下旬以来,直到8月中旬,我军从广信、广丰附近返还,在这一期间,该方面的中国军基本上未见积极活动”,“在6月下旬我军打通浙赣线作战中,该方面中国军毫无作为,一味退避,我方未损一兵一卒,完成了打通任务”,“此后,动向更趋消极,只是考虑到我军回转”。

  当日军第11军撤退、江西保安纵队和第58军企图乘势向日军的后卫掩护部队实施追击时,蒋介石认为日军既已向南昌撤退,何必再自找伤亡,为“整理战力”,竟下令不许追击;当发现日军第13军不从金、兰撤退,而是要长期占领该地区时,第三战区部署了进攻,蒋介石又下令停止攻击。将这一切与此前的长沙会战相比,战略指导思想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此次会战失败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5月间,日军第11军为策应第13军从南昌发动进攻时,军事委员会令第九战区将第79军及第4军从湖南调到赣东地区,划归第三战区指挥,顾祝同曾考虑将这2个军与第100军一并交付一位集团军副总司令统一指挥参加赣江以东地区的战斗,但薛岳拒不执行,仍令该军只听从他的指挥,以致以抚河为界,第九战区和第三战区仍各自指挥。因而当日军沿浙赣路向东进攻时,第三战区只有第100军的第57师防守鹰潭以西地区,无力阻止日军的进攻,日军仅以1个支队(3个大队)的兵力就轻易地占领了东乡、邓家埠等战略要点,而且得以集中兵力(24个大队)围攻刚到临川地区的第79军,使这个军遭到歼灭性打击。军事委员会在1942年5月16日就命令第九战区将第79军和第4军从湖南调至赣江以东地区,以加强这一地区的防守力量,而薛岳未执行。直至1942年5月31日军事委员会直接电令第79军驰赴临川,该军才开始东进,但仓促应战,被围受创。当第79军一再败退、南城也为日军攻占后,第4军才于1942年6月13日调至赣江东岸投入战斗。当时命令上是让第4军与第58军共同进攻临川,但实际上只有第4军进行了攻击作战,第58军仅以一部兵力佯动,主力仍防守赣江之线,防止日军西渡赣江。结果第4军遭日军包围,经苦战方得以突围后撤。日军击溃第79军和第4军后,7月初再集中兵力围攻第58军。该军也经苦战才脱离战场。1942年王耀武率部参加浙赣会战中,在衢州、江山一带与日军展开激战,延缓了日军西犯的企图。

  第九战区使用于赣东地区的部队共3个军,兵力不算太少,但由于逐次投入战斗,以致被日军各个击破。如果在作战之初形成统一的指挥,3个军的兵力能集中使用,则赣东战斗的局势必将有所不同。

... 浙赣会战后蒋介石的反思:匆忙放弃致使失败

  抗战期间,蒋不止一次拿淞沪的教训告诫自己不要重蹈覆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42年夏的浙赣会战。

  日军发动浙赣会战,旨在占领浙东的中国机场,尤以衢州机场为志在必得,以防美国空军利用这些机场轰炸日本本土。蒋介石自1942年初,即判断日军将对衢州发起进攻,故一再指示战区积极备战。至5月16日,日军正式发起进攻。

  蒋最初认为,日军此役所调动兵力,乃杂凑而成,当不难击破。但稍后即发现,日军实际上了集中了六个师团以上的精锐兵力,以及200架以上的飞机。蒋不得不向美国求援,提醒其不可漠视中国战场,且明言:中国军队虽早有准备,但因缺乏空军和重武器,形势相当严峻。

  不过,与淞沪会战时的思考方向不同的是,蒋很快就意识到,美援和国际观感均是未知之数,不可过分看重。故在5月23日,蒋已在考虑破坏衢州机场和丽水机场。蒋认为,不必因为这些机场与美国存在着军事合作的约定,而“置本国本军得失成败于不顾也。”

  至5月27日,蒋终于下定决心,认定防守衢州已无必要。蒋在日记中写道:“敌军抽调在华各地战区精强部队约五万人,集中干浙东。进攻我衢州等处之空军根据地,势在必得,而滇西怒江西岸腾冲一带残敌仅千余人,顽强负隅。余乃注全神于此,雅不欲调美空军志愿队赴援浙东,而留其在滇协助我陆军肃清滇西之残敌。盖以今日情势而论,后方重于前方,尤其滇西不能不从速肃清。至于金衢之得失,已不关今日战局之胜负。”

  6月2日,蒋再次在日记中强化自己的决定:“我为政略计,固应放弃衢州,万不可以无关紧要一地之得失,争一日之荣辱,而致忘最后成败之大计也。”6月3日,蒋又在日记中用淞沪、南京等往日的教训告诫自己:

  “过去经历,往往为一时毁誉得失,而贻误战略,且致政略失败,此鉴于北平、南京,以及此次缅甸进退守弃之教训,尤为寒心。故对于衢州方略,决心放弃会战,以敌军抽集在华各战区最大限度之兵力,与其空军之掩护,进攻衢州大机场所在地,志在必得,若我与之决战,不仅无甚意义,而且徒耗兵力,不易补充也,不如放弃决战,使之扑空,不能达成其击破我主力之目的,而且保全我实力,犹可屏障赣湘也。”

  但匆忙放弃,仍造成了极严重的损失,不但“全军心理犹疑,战斗精神低落”,而且“损失程度过于决战后之牺牲”。7月16日,蒋又在日记中再次检讨:“经此次教训之后,凡决心决战准备完成,待敌逼近时,即再不可变更初衷也。”

  淞沪、浙赣,两次会战,两种反思;一者检讨“坚持”;一者检讨“放弃”。此般犹如精神分裂,实际上呈现的,蒋介石内心的一种举棋不定。

...

相关阅读
  • 浙赣会战敌我两军损失:三战区司令部被迫迁移
    浙赣会战敌我两军损失:三战区司令部被迫迁移
    2016-07-10
      浙赣会战,是1942年夏季,日军为摧毁中国在浙江前进机场,打击国军第三战区主力而发动的一场战争。主要由金华、兰溪地区战斗、衢州地区战斗、上饶、广丰地区战斗、浙赣路西段战斗、临川地区战斗、丽水、温州、松阳战斗、日军撤退时的追
  • 浙赣会战简介:日军力主扫除浙赣两省飞机场
    浙赣会战简介:日军力主扫除浙赣两省飞机场
    2016-07-10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两国共同对日作战。1942年4月18日,美军16架B-25型轰炸机从太平洋上的美军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横须贺、横滨、名古屋、神户等城市后,飞往位于我国浙江省的空军机场降落。日本本土第一次遭到美机轰炸,朝
  • 浙赣会战的战略企图:摧毁美军可以利用的机场
    浙赣会战的战略企图:摧毁美军可以利用的机场
    2016-07-10
      “穿梭式轰炸”  1942年4月18日,由杜立特率领的美国特别飞行中队16架B25中型轰炸机从由第16特混舰队护航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后,飞至中国浙江的衢州等地机场降落。这次突然轰炸引起日
  • 浙赣会战最关键一战:川军第88军血战五天五夜
    浙赣会战最关键一战:川军第88军血战五天五夜
    2016-07-10
      当年的300多万川军,带着乡亲父老的嘱托,穿着草鞋,打着绑腿,扛着“老套筒”,身背大刀、斗笠、背包,义无反顾地走向前线。  在浙赣会战中,川军23集团军、第25集团军英勇参展。其中,范绍曾的八十八军在金华、兰溪地区阻止、迟滞敌人,与敌军血
  • 浙赣会战的时间和经过:第三战区节节抗击敌军
    浙赣会战的时间和经过:第三战区节节抗击敌军
    2016-07-10
      九四二年五月十五日,日军以四个半师团的兵力,从奉化、余杭开始向我进攻。二十四日,日军到达武义、金华、孝顺、兰溪、建德等地区。这时,敌人判断我金、兰守军似已逐次撤退,无抵抗企图,决定向衢州猛烈追击,迫使我军决战。  第三战区司令
  • 浙赣会战纪实:川军工兵排布地雷炸死日军中将
    浙赣会战纪实:川军工兵排布地雷炸死日军中将
    2016-07-10
    一九四二年五月十五日,浙赣会战正式打响。在浙赣会战紧张的时候,驻守在长江边上的川军二十一军军长刘雨卿将第一四六师拔归中央嫡系上官云湘集团军第二十八军指挥,协防浙江省的兰溪、金兰一线。会战正式打响后,日军以四个半师团的兵力从奉
  • 浙赣会战后蒋介石的反思:匆忙放弃致使失败
    浙赣会战后蒋介石的反思:匆忙放弃致使失败
    2016-07-10
      抗战期间,蒋不止一次拿淞沪的教训告诫自己不要重蹈覆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42年夏的浙赣会战。  日军发动浙赣会战,旨在占领浙东的中国机场,尤以衢州机场为志在必得,以防美国空军利用这些机场轰炸日本本土。蒋介石自1942年初,即判断
  • 浙赣会战失败的原因:依赖他国以致准备不足
    浙赣会战失败的原因:依赖他国以致准备不足
    2016-07-10
      浙赣会战,是1942年夏季,日军为摧毁中国在浙江前进机场,打击国军第三战区主力而发动的一场战争。主要由金华、兰溪地区战斗、衢州地区战斗、上饶、广丰地区战斗、浙赣路西段战斗、临川地区战斗、丽水、温州、松阳战斗、日军撤退时的追
  • 浙赣会战
    浙赣会战
    2015-08-22
    浙赣会战简介:日军力主扫除浙赣两省飞机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两国共同对日作战。1942年4月18日,美军16架B-25型轰炸机从太平洋上的美军航空母舰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横须贺、横滨、名古屋、神户等城市后,飞往位
Copyright © 2017 旧历史 www.wydian.cn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10843号-1